強顏歡笑.

年下男友的强烈攻势 二 【赤黄】

zero晴:


语言要用到怎样的程度才不显得苍白,要用怎样的字句才能表达我弱小的身体里装着强大的灵魂。想着一定要让你知道,一定要让你知道……


如是一根攀缘植物,必须要借助他人的力量才能使得自己生长,如此的软弱无力,可是,我也希望有一天能朝着太阳,挺直着腰背,依靠着自己长成大人。


他们的卧室摆着一张上下铺的儿童床,二少爷当初为求新鲜,选择了上层,兄长坐在下铺,并着双膝,上面搁着某本名著,他的身边放着一本翻开的厚词典,低着头看得认真,上铺的二少爷趴在床上,抱着枕头,侧脸埋在里面,他翻来覆去很久……


人并非事物,这种事情他还不明白,潜在的对黄濑的渴望,想让他属于自己,以为那是可以用别的东西能换取的东西,被锁在大院子里的他,对外界的事物与人都抱着新鲜感,当然,黄濑也是其中之一。


“小征,别乱动。”


兄长眉眼都没有抬一下,声音虽然显得稚嫩,但语气略冷。他嘟了嘟嘴,然后将脑袋搁在床架,朝下铺的兄长看去,“哥哥……”


“什么事。”


“能要求父亲为我们买手机吗?”他问。


“还太小。”目光依然在纸上,二少爷见兄长拒绝,连眼神都没有落向他,他蹭地坐了起来,然后爬下了台阶,又爬上兄长的床,他合上他身边的词典丢向旁边的书桌,坐在兄长身边,脑袋一横,靠在了他肩膀,“哥哥。”


“嗯。”


“有了手机就可以向凉太要电话哦。”


“我知道。”


“所以,凉太可能会在我们不知道的时候被别人骗走了。”


“……”赤司愣了下,没有说话,继续看着书上的文字。


“哥哥,想想办法啊。”二少爷拽着他的胳膊,左右摇晃,赤司才将眼神移到弟弟脸上,“怎么做?”他反问。


“就是不知道才问哥哥嘛。哥哥看这么多书都还是想不出办法吗?”


“……”


“明天放课后去跟踪凉太?”


“父亲不会允许的。再说有司机先生接送要怎么摆脱司机先生?”


“那哥哥说怎么办。”


“我去向父亲请假,这周未去凉太家。”


“周未的课程呢?”


“我们提前完成。”


“好!”


身边躺着比自己晚出生几分钟的弟弟,他学着黄濑捏他脸的样子,扯了扯他的脸,二少爷不舒服的动了动,他松开手,替他盖好被子,关上了房间的灯,与弟弟一并躺了下去。


上次去到黄濑家是偶然,保姆请假时刚好遇上父亲出差,被送去了他从未有去过的黄濑家,在此之前,他也听到家里人说过,那个杂志上看到的黄濑凉太就住在那个他们要送去的家里。书上看到的如是虚拟一般的人真正鲜活的存在于他能触及的世界里,好像是神话一般……让人好奇又向往。


但是自己还是个孩子。


一个不能放人眼里的孩子。


他对自己这个认识不满意,若说之前所学的课程都是生为赤司家继承人的自觉与迫不得己,那么现在他所学的东西都是为了赶上那个人的脚步,能够早一点成为大人,只是,年龄岂是用这些能够弥补的……他单纯的以为自己学到的东西能够与黄濑一样多,他们之间就会有共同的语言,他又哪会知道其实,黄濑学得比他少得多……是一个拥有自由人生的人。


 


黄濑收到了一条晚安的短信,被人表白从小大到就没中断过,这一次真正的交了女朋友,原因没有别的,只是到了这种年纪,别人总是会问起,这么受欢迎的黄濑凉太怎么会没有女朋友什么的,有种自尊心做祟的感觉,所以就答应了女孩子要求的交往。


他看了眼手机,并掉了屏幕,闭上了眼。


明天要去约会,其实直说就是漫无目的瞎逛,他还不够成熟,不懂身为男人要在做这种事情之前,想好约会的路线,怎样才能让妹子欢心,他天生就不是一个会讨女孩子欢心的男人……


早上打着呵吹去洗澡,出来吹头发换衣服,出门之前梳理了自己一番,他看了眼镜子中的还是未褪去稚气的脸,又将额前的流海抓到了后面,露出了饱满光洁的额头,他满意的笑了笑。下楼看到母亲正在厨房忙活,他拿了块面包,去开冰箱,“妈,我今天出去,不回来吃午饭。”他说着就想转身出门,被母亲快步的抓住了手腕,“不行!”


“诶,为什么?”


“今天有客人要来,你必须给我呆在家里!”


“不干!我和人约好了。”


“……”母亲张了张嘴,门铃声打断了他们的对话,她将黄濑推了推,“去开门。”


“呃……那我走了啊。”


门刚被打开,突然扑过来的孩子,抓住了他的衬衫下摆,然后搂住了他,“凉太!”是赤司兄弟。


黄濑干笑了两声,拎起搂住他的二少爷,看向还站在玄关外没什么特别表情的哥哥与他身后的管家,今天出不了门了……人生的第一次约会,完蛋了……


“凉太要出去吗?”二少爷依然死死的拽着黄濑的衣服,他弯腰下来将他抱了起来,“正要出去。”


“约会?”他问。


被一语道中,黄濑耳根有些红,他不忘朝身后望,母亲好在没有听到,“别瞎猜。”


“约会是什么?”目光转向兄长,兄长眉心微拎,黄濑黑线,竟然被个孩子给忽悠了过去,正当他庆幸他们不知道这某中的含义时,面前的赤司开口了,“约会是指恋人之间进行的一种无聊活动。”


“咦?!!”二少爷又立刻扭过头,看向黄濑,黄濑却被赤司一句这样的话弄得满脸通红,他也觉得很无聊好吗!!脖子突然被人圈紧,二少爷将脑袋扎在里头,“凉太不要我们了吗?凉太要出轨对不对,凉太是坏男人,不负责任!要离婚!!”他装模作样的学着电视里无理取闹的女人抱着黄濑,撒泼……


黄濑彻底无语,他拍了拍他的背,又抚摸他的头发,“好了,又不是女孩子怎么还这样……”


“那可不可以不去?”二少爷又抬起头,双眼湿润像真的是哭过。


“……那个……我和别人约好了。”


“那带我们一起去。”惜字如金的赤司兄长再次开了口,黄濑朝面前的孩子看去,他抬着头望着他,深红色的瞳孔,如是宝石一般闪耀,他心中一动,伸出另一只手去抚摸他的头发,再怎么成熟也是个孩子……


二少爷扭过头用着不明白的眼神看向兄长,兄长朝他使了个眼色,他即刻收了声,虽然他觉得要让黄濑杜绝约会这种事情,但是兄长这样做肯定有兄长的想法。只要是兄长的决定,肯定不会有问题。


于是,在赤司兄弟两人的坚持下,一个少年,两个孩子一同出了门。


二少爷牵着赤司的手,伏在他耳边,看着柜台边上点餐的黄濑,“哥哥为什么要跟来?”


“有一次就会有第二次,只要那个人还在以那个身份存在于凉太身边,就不能杜绝这样的事情。”


“对哦!要杀掉那个人吗?”


“现在还不行。让那个人放弃凉太就好了。”兄弟俩一本正经的讨论着杀人灭口与怎样毁掉黄濑的第一段恋情……


黄濑端着一盘披萨向这边走过来,才刚出门两个小家伙就闹着说饿了什么了……黄濑觉得自己朝着保姆的方向发展而去一发不可收拾,他竟然觉得被他们无理取闹也没什么,甚至已经将要把今天约会的事情抛到九宵云外了……


“你们没吃过?”


“管家伯伯不让吃。”二少爷接过黄濑递过来的食物,咬了块,鼓着腮帮子解释,他舔了舔嘴角的番茄汁,又朝兄长努了努嘴,赤司抽过纸巾替他擦了干净,他又低头咬了一口……


“……”黄濑捏着手中的纸杯,咬着吸管,看着对面的坐着兄弟二人,时间一久,现在即使头发留成一样,他也能够分辨他们兄弟二人了,他伸手过去,指腹擦过赤司的嘴角,赤司一愣,看到黄濑收回手去放在唇边舔了下,脸涮地红了……竟然解释不出脸烫的原因,听到黄濑说,“小赤司不喜欢奶酪吗?”


“……还好。”


“我很喜欢哦。”他笑着回答。


“……”赤司赶紧低下头去,嘴边的食物并不是很可口,好像黄濑手中那杯奶茶更好喝一般,他放下披萨,拿起自己的那杯奶茶,入口的感觉很甜……沁入心肺的甜……让他不太舒服,目光落在弟弟脸上,他脸上又弄上了番茄酱,觉察到他的眼神,他抬头向他看来,
“哥哥?”


“……没规矩。”


“哥哥讨厌。又不是在家里。”虽然狡辩,还是拿起纸巾胡乱了擦了擦,还是有一些残留,像只小猫,拖着长长的胡须,赤司勾起笑,夺过他手中纸巾,抬起他的下巴,给他细细的擦了干净。


“……”黄濑撑着脑袋将这些收入眼底,若是成人,面前的这位哥哥不知道要虏获多少人的心,如此温柔。


 


一顿提前的午餐解决完毕后,黄濑一手牵着赤司,一手抱着二少爷,走出了玻璃门,外面太阳有些大,他们选择着避阳之处的街道行走,等到他赶到约会的地点时,远远的看到那女生拎着包躲在荫影下摆弄手机,看到黄濑一手牵着一手抱着孩子向她走来,想要抱怨,但黄濑是她追求了很久才同意交往的人,这个满世界都是杂草的时代,她幸运才找到了黄濑……


她大步的朝着他们三人小跑过来,“黄濑君,你真的好慢。”


“抱歉。出门时这两小家伙,吵着要一起来。介意吗?”黄濑礼貌的微笑着道歉。


她伸手过去想接过黄濑肩头靠在着的二少爷,二少爷拎着眉头看了她一眼,又扭过头去紧紧的搂住了黄濑的脖子,她有些尴尬,低头笑了笑,又看到黄濑这边牵着的赤司,而赤司也抬头朝她看去,目光对上那一瞬,她条件反射的移开了眼睛……


“黄濑君有准备去哪吗?”她问。


“诶?……唔!小征小征,轻点,断了啊……”二少爷听到黄濑准备回答她的说话,从搂变成了勒,弄得黄濑憋红了脸。


“午睡时间到了。凉太。”


“诶?”


“我想回家。”


“诶?我们才刚出来?”


“不管。”说着的时候,他已经完全靠在了他的肩膀,身体的重量全部压了上来,如是真的沉睡一般。黄濑无奈的摸了摸他的流海,“等等啊。”他弯下腰来,将二少爷放在地上,又脱下外套,披在了他的头顶,然后又将他抱了上来,“这样睡好了…一会儿我们就回去。”


外套遮盖住了外面的阳光,将他笼罩在了阴影之处,他抱着黄濑的脖子,发现他的侧脸有汗水滑下,他用手指接住,放在嘴里,有些咸……然而却好喜欢,搂着他脖子的双臂不禁又加紧了几分,黄濑不舒服的躲了躲……


面前的女生看着黄濑收起了平日一副轻挑的样子,温润如玉却只是因为面前这对孩子,她又一次低下头去,又看到另一个孩子还在打量着她,她不禁问,“你在看什么?我脸上有什么吗?”


“照镜子不就知道了?”赤司回答。


那女生大惊失色,她以为自己的妆容已花,转过身去就掏包包,背后响起冷清的声线,“你这样子也配拥有凉太?找上凉太是看上他什么?有黄濑凉太的女朋友这个名声还是他这个人?”


“诶?!”那女生也没料到从他口中听到这样的说话,虽然第一眼就觉得是个不讨喜的孩子,但也没……这样……


“凉太早就已经与人定下婚约了。你这样做不就是第三者吗?”


“诶????”


赤司又看了她一眼,上前去拉住黄濑的衬衫,黄濑还在轻拍着二少爷的背,看到赤司拽住自己,“小赤司也要睡了?可是我……”


“不是。你和这位姐姐去玩吧,小征交给我。”他说。


“啊?什么意思?”


“小征我会带回去的,今天是我们无理取闹了。”他说着就想去抓二少爷,黄濑伸手拦住了他握住了他的手,跟着蹲了下来,与他平视,赤司很喜欢黄濑迁就他的身高,总是与他说话时以半蹲的姿势,这样,就好像他们之间不存在身高差一样,这时候的他还没有想过,他这一生,身高都超不过黄濑,无论他今后会喝多少讨厌的牛奶……


“小赤司讨厌我了?”黄濑问。


“怎么会讨厌我未来的新娘?”


“好好好,我是小赤司的新娘。那是生气了的意思么?”


“不是,小征也这么大了,凉太总是抱着会累,我带他回去午睡就好。”


黄濑松开握着他的手,摸了摸他的脸,又环过他的背拥抱他,他的脸擦过赤司小小的脸颊,然后他在他脸上落下了一个吻,赤司怔住,身子已经被黄濑腾空抱了起来,“凉太?!!”


“我们一起回去。我也发现做这种事情太累了。”


“嗯?”赤司伸手搂住黄濑的脑袋,他的胳膊抵在他的弯膝之间,距离更近,脸很烫,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天热的原故,黄濑抬眼看他,“就是小赤司说的那种无聊的活动。”


“凉太的意思要与她分手吗?”赤司问。


身边的妹子一听到赤司的说话猛地望向黄濑,黄濑也朝她看了过来,“抱歉。现在的我果然还不适合交往这种事情。”


“诶,为什么!”


“说为什么,大概是我并不喜欢你。”


“……”


“我先回去了,我的两位小新娘要午睡了,再见。”他说完转身就走。那妹子想伸手抓住他,可赤司突然回过头看她,眸子腥红,如是能吞噬一切的眼神……手被僵在半空中,直到黄濑叫上出租车,消失在眼帘。


 


回到家时,二少爷真的睡着了,孩子就是孩子,睡觉得时候总是不会清醒,家里没有人在,他将二少爷放在自己床上,又拖了件衣服去洗澡,而赤司紧紧的跟在他身后进了浴室……


“小赤司也要洗?”


“嗯。”


“……”黄濑将他一把拎到面前,掀起他的衣服,手伸进他的背后,确实有汗水,他收回手,扶着他的手臂两侧,额头轻轻的撞在赤司的额头之上,“真是欠你的。”


“……”他说完就开始解他的衣服扣子,赤司怔了怔,才知道黄濑要干什么,“我可以自己洗的。”


“说什么呢。大爷我还不愿意呢。老实点。手抬起来。”


“……凉太是新娘。”


他一个扬手将他的上衣脱了下来,又趁赤司说话间,扯下了他的裤子……


“凉太?!”


“……果然还是小屁孩啊。”他说着圈起手指弹了下他稚嫩的下体,惹得赤司满脸通红,“凉太不也只有十三岁吗!”


“对哦。我也是。”他拧开花洒,从头开始给他冲澡,赤司倒也配合,他也认为夫妻之间这种亲密是理所当然的,黄濑是初次给人洗澡,洗发水的泡沫冲进了他眼睛里,他闭紧眼睛用手去揉,可是手上也是满满的泡泡,他又倔强的不出声,直到黄濑给他擦干身子,才注意到赤司依然紧闭着双眼……


“怎么了……”


“眼睛不舒服。”他摸着黄濑手中的毛巾,擦了好几次才勉强睁开眼,黄濑蹲在地上看着他,指腹擦过他的眼角,“抱歉,没注意到。”他说着在亲了亲他的眼睛,又站起来给他包上浴巾,然后将他抱了起来,踢开了浴室的门。


“那个,凉太我能走的。”


“好,现在乖乖点睡。”黄濑将他放在床上,转身去调空调遥控,背后赤司依然看着他,背上的衬衫因为给他洗澡的原因已经被淋湿,衣袖与裤脚都朝上卷着,头发也是湿淋淋的,觉察到他的目光,他扭过头来冲他弯眼笑,“怎么了?要我陪睡?”


“……”


“那等我去洗澡。”他说完揉了揉他的头发想转身走,又才发现赤司的头发也是湿的,“唔!等下!”


“嗯?”


“我带你下去吹头发。”他又将他抱了起来。


“喂,凉太!”


“我能走是吗?”


“……”


“好了,别害羞。我可是哥哥。”


“不是哥哥,是新娘。”


“对对,是新娘,所以新娘照顾夫君大人也是应该的,对吗?”


赤司靠在他肩头,歪着脑袋转了转,也对……身子随着黄濑下楼梯的步子一上一下的,最后黄濑将他按进了沙发里,头上传来嗡嗡的声响,指尖穿插在他的发线,黄濑动作很温柔,“烫吗?”


“不烫。”


“那就好。”


这时候的赤司依然不知道这些难能可贵的日常,他指尖温柔的力度,挂在唇边温柔的笑意,那并非因为黄濑将他当成是自己的新娘,而是兄长……就如他待弟弟的态度一样,珍爱他,所以对他温柔……


可是,这种不是他所需要的,但却又因为黄濑在女友与他们兄弟之间选择自己而高兴不已。


躺在他身边的黄濑因为上半天的疲惫很快睡去,为他风干头发的黄濑自己,头发湿润的染湿了枕头,空调微凉,他起床去拿干毛巾小心翼翼的替他擦着黄濑湿润的头发。


被人拨弄得微痒的黄濑眯起又眼看到面前的小家伙,伸手抓住了他的手腕,将他拉入了怀里。赤司才发现被子中的黄濑没有穿上衣,结实的胸膛还有微显的腹肌,他凑上前学着黄濑亲吻他眼睛的样子,嘴唇碰到了他的胸口,他抬头朝黄濑看去,黄濑没有醒来,他笑了笑,又仰起头,嘴唇贴近黄濑的唇,靠近,触碰……


 

唉……

光陰繚繞的瞬間:

上班来偷偷摸个鱼……


最近似乎是对某个人开始有了好感,偶尔靠近的时候甚至还会有点心跳加速的感觉,这大概就是喜欢了吧?


很温柔也很有趣的一个人,只是也依然保持了白羊座自我为中心的本性。这点倒是跟前任有点像,为什么身为一只蝎子却总是和白羊纠缠不清呢,不是应该有心理阴影了才对?只是每次眼神对上以及靠近的时候自己的感觉根本骗不了人啊——当真是记吃不记打。


以前还真的从来没有这样的感觉,总有种这次要输的彻底的预感呢。默默地先为自己点个蜡Orz


这两天总是很纠结到底要不要表白什么的,但是老实说我是真的怕了。万一要是陷下去,真的就是万劫不复。自己什么尿性自己真是再清楚不过,说了以后什么样的后果也不知道,只是无论哪样,我都承担不起。


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办公室恋情要不得了,真的太影响心境,各人抬头不见低头见,以后要怎么相处大概会完全脱离控制。


没料到自己还会有这样的一天,以前总是看不起那些为情所困的人,觉得真是不能更傻逼了。现在轮到自己的身上才知道,这中间到底有多纠结难受。这也是我头一次意识到,作为一个sigle family出来的孩子,到底还是有了个不大不小的阴影。人为什么就一定是群居动物,为什么总是情不自禁的想追求剩下的另一半,这些无法自控的东西,难道只有在信仰宗教的时候才能拔除或者控制吗?


……罢了,想想还是觉得害怕,就这样吧,总好过连朋友甚至同事都做不成。

鳏寡孤独:

和黑司的合绘终于搞好啦!!!!

日向是黑司画的影山是我的,我这么搓的画风简直何德何能;w;

总之玩的超开心!www

拯救鸟厨熊猫:

Love Live!

圣诞觉醒  夜景

南小鸟:秋月

Merry Christmas~! 圣诞快乐啦啦啦啦!!!!

秘封実験室:

「迷い牛」の少女

『 与八九寺真宵相遇,是在五月十四周日那天。这天是全国母亲节。』

20120729|八九寺 真宵:Meimo Photo from:黑月 

本來打算是母親節那天之前去外景然後母親那天發,可是作業實在太多只好放棄OTZ

只好拿之前的會場照片修下【P張圖停了三次電】,在今天做個紀念吧~

恭喜《終物語下》八九寺再次回來~【哎?劇透了

 

时酒:

——イナズマイレブン!!——

帝国守门员-源田幸次郎 cn   森永


phx   kula


staff感谢    茼  小影



源田田一直都是初代初心男神【心

还有个西装ver。慢慢圆满吧୧(๑•̀ᴗ•́๑)୨

小足球一辈子www

「野球場」:

黑子哲也20140131生日快乐

不知不觉就两年了,真的太喜欢你了T--呜呜呜-T

希望你能永远开心下去WWQ

蛋饺比嗨皮!

【利艾】《Invitation》/深夜60分 之 《末班车》

-Nikko猫酱-:

【利艾】《Invitation》/深夜60分 之 《末班车》




By Nikko猫酱




*给香肠的生贺,生日快乐哟~ (●’◡’●)


*最近被中村春菊老师洗脑,剧情会偏少女漫 【大概。


*日常治愈向,参考利威尔杂志封面动作


*依旧是甜甜的(话说有人吃糖腻了嘛?)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黄昏的车站,夕阳懒怠的光线将人的影子拉得长长,和着树叶斑斑驳驳的阴影,投射在整齐的地板上,镂空落下一片片光斑。




今天的最后一班车带着阳光的余温,缓缓驶入站台。大门向两侧流畅地划开,黑发男子慢悠悠从等待席站起身,三步一晃地朝着最后一节车厢走去。




在车厢门关闭的前一秒,翠绿色眼眸看着那个熟悉的身影闪身掠进车厢。略长的黑色刘海在气流中划出一个优美的弧度,复又略微凌乱地轻柔覆盖着光洁饱满的额头。




列车缓缓开动,艾伦轻呼一口气,戴上帽子,拎起检票机,朝着第一节车厢走去。




一个一个车厢挨个检查过去,乘客们都觉得今天的验票员有点古怪。不是票检错了地方,就是错将面前乘客的票交给了下一位乘客。向他询问什么,回答时也总是心不在焉的。经常乘末班车的乘客们都有些发怵,是什么事情让那个原本阳光朝气,一笑就会露出一颗可爱虎牙的验票员艾伦变得如此反常?




”艾伦·耶格尔,请速到列车长室。“




头顶上方突然响起的广播打断了年轻验票员的放空神游。向还未验票的乘客们道了声抱歉,艾伦便疾步向着一扇挂着 ’列车长室‘ 的门走去。




轻轻在门上叩了叩,得到许可后按下门把推门而入。一位扎着马尾的红发女子从车厢内的闭路电视画面中抬起头。眼睛上的反光让艾伦无法看清上司的眼神,但从她的神色中,艾伦知道她找自己一准没好事。




关上门,将手中的机器放在一旁,一屁股坐上椅子,艾伦没好气地开口。




”韩吉·佐耶小姐,请问这次您找我又是为了什么事?“




“呜哇!小艾伦你怎么这样对我啊~~“脸上堆起委屈的表情,红发女子夸张地拉长了声调。艾伦伸手捏了捏发涨的太阳穴,仔细回想自家上司每次奇葩的要求。




”艾伦艾伦!你看到那个坐在窗户边的男人了没?去帮我要他的邮箱地址好不好~~~“




”艾伦艾伦!! 第三车厢刚刚上车的学生手里拿的是最新一期的《进击的巨人》漫画吧?你帮我跟他买下来好不好~~~~“




”艾伦艾伦……“




哦上帝,艾伦发誓,他从来没有这么讨厌过自己的名字。




“所以说,韩吉列车长,这次你到底又有什么奇怪的请求啦?!“




韩吉嘿嘿地贼笑着,将一张双叠着的纸条交给艾伦。脸上挂着的是一贯的韩吉式作死笑容。




“呐呐~艾伦艾伦,帮我把这张纸条交给最后一节车厢里刚刚上车的那位黑发先生吧~~~拜托啦~~~“




最后一节车厢,刚刚上车,黑发先生。几个关键词从艾伦的脑中飞快闪过,心底突然没由来地一沉。




是……他么?……




”不过你别误会啦,那个黑发矮子只是我的一个好友~“看出艾伦瞬间变化的面部表情,韩吉暗暗狡黠一笑,笑着撇清关系。看着阳光重新照亮青年的笑容,韩吉挥挥手,示意艾伦回去继续工作。




”啊~对了!艾伦艾伦~“




走到门口的人转回头看着她,光线透过洁净的窗几,并入艾伦眼中的碧色,带给满室一片清新纯净。真是便宜那个老流氓了,韩吉暗自腹诽,对着下属扯出一个夸张的笑容。




”不要偷看哟~欸嘿嘿嘿~~~“




站在最后一节车厢的门口,艾伦深深地呼吸。对着车窗的反光细心整了整自己的领带和制服。将帽子端端正正地戴在棕色的柔软发丝上,平复下疯狂跳动的心脏,艾伦拉开车厢的门,向着整个车厢里唯一的乘客走去。




一样的黑发,一样的眉眼,不变的表情。双手左右拿住一本小说架到眼前,舒服地向后靠在椅子上,右腿抬起担在左腿上,拉起的裤管露出一截白皙的脚踝。




不敢再正眼打量他,艾伦默默接过男子递上的车票。那是一双纤长的手,指节分明,白皙优美。将检过的票还给男人,艾伦掏出韩吉交给他的纸条,递给面前坐着的人。后者则挑了挑眉眼,嘴角微微上扬,饶有兴趣地打量着艾伦。




感觉到男子直对的视线,艾伦都能感觉到自己脸颊不断上升的温度。




” 那,那个,这个是韩吉·佐耶小姐拜托我交给您的!没,没什么事我就告辞了,祝您旅途愉快!“ 




结结巴巴地说完,艾伦仓惶转身离去。




哦老天,艾伦想着,这简直是太丢人了。




“等一下。“一个带点磁性的低沉嗓音在身后响起。艾伦转过身,看到黑发男子从随身口袋里掏出一支笔,在一次性的车票上写了些什么,然后翻过来让文字朝下,再次递给艾伦,示意他接过。




“是交给韩吉小姐么?“艾伦询问道,一面将写了字的车票放入上衣口袋,与其他的物件分隔开。




一双含笑的灰蓝色眼瞳在艾伦抬头的瞬间撞入了碧色的瞳膜。呼吸瞬间停滞。微妙的气氛充斥着无人的空旷车厢。




“不,给你的。“




列车恰到好处地停下,黑发男子收拾起自己的书本,轻巧地绕过石化的检票员,心情舒畅地走出了车厢。打开韩吉的纸条,美丽花体字母组成的名字下,是一串令他眉眼含笑的数字。




列车再次开启。从石化状态恢复的艾伦急急忙忙放下手中的东西,慌慌张张地将那张车票掏出。一个个潇洒俊逸的字符,组成一个青年无法拒绝的美丽邀约。




“Waiting for you after the last train. 




From Levi” 




-FIN-